澳洲記行(三)∼淘金記


美國十九世紀克隆代克的淘金熱潮(gold rush)與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景觀, 經由傑克倫敦寫的《野性的呼喚》、《白牙》,呈現在連雪都難得一見的台灣人眼前, 相較之下,澳洲的冬天並無酷寒與降雪,似乎顯得溫和。不過真正因淘金致富的人屈指可數, 賺到錢的多屬是商人與製造業者(製鞋、做糕餅、縫紉等等),大多數勞工辛勞整日僅得溫飽。 再想想乾燥酷熱的夏天與漫天飛舞的蒼蠅,迅速枯竭的地表金沙,地底礦坑工作環境惡劣且意外頻頻, 缺乏乾淨的飲用水讓生存環境更加惡化,還有孩童教育問題、治安、有毒廢棄物等因素, 讓許多移民發財夢碎,甚至客死他鄉。

如果你對探險有股狂熱,如果你想瞭解上一世紀的發財夢,親身體驗先民的生活, 金礦區是個值得參觀的地方。墨爾本西方 112 公里遠的巴拉瑞特(Ballarat)是維多利亞州第三大城市, 在 1851 年澳洲大陸南部發現黃金後人口暴增,被稱為“新金山”。 我所造訪的疏芬山(Sovereign Hill)淘金古鎮,金脈經過五十年的挖絕已經枯竭, 礦場在 20 世紀初關閉。雖然淘金浪潮畫上句點,但古鎮大致保存良好, 所以巴拉瑞特政府將老房子修復後於 1970 年開放觀光,雇請百多位員工穿著當年的服飾在此工作, 並加建博物館收納古老裝備器物,用各種方式讓現代人了解這段歷史。

門票25元(澳幣,約台幣六百多元)不算便宜,但提供的服務卻值回票價。 剛進門是一個小型博物館,介紹金礦發現與城鎮興起的歷史,還在櫥窗中以蠟像或實物 模擬先民搭乘的船艙、帳篷擺設、木屋、礦場、淘金設備等等,此外還有文字說明、電影播放、海報、照片。

走出空調的博物館,迎面而來的是乾熱的空氣與蒼蠅,以及飛揚的風沙。 右轉進入大街,兩旁木造建築,商店林立,完全仿古,仿佛走進十八世紀小鎮。 馬廄養著馬,蹄鐵匠正在敲打(花幾塊錢可買到刻上名字的蹄鐵), 縫製販售皮革的商店(可買到打上名字的皮件)、雜貨店(擺出來的東西都能賣)、 女裝店、旅館(不提供住宿)、酒吧、糖果店、麵包店(每天出爐一次)、熔鑄金磚的工廠、 藥店(sorry,不賣藥)、棺材店、傢俱店、學校(要上課要預約)、銀行(休業)、 鞋店(老板剛好出城辦事臨時停業)、製燭店(可親自將蠟燭染色或製造多色蠟燭)、 賣鍋碗瓢盆與淘金盤的店(看得到的也都賣)、小禮品店…。 不要以為這只是擺好看的,工作人員穿著當時的服裝,拿著舊式的工具,完全以手工與古法打造產品。 糖果師傅從原料開始一路操作,直到一顆顆糖果成形,不僅過程公開,隨意照相, 還可購買這些手工製造的糖果。

路邊有人彈琴聊天,三不五時有小伙子推著賣冰品糖果的兩輪車經過, 穿著上世紀服裝的孩童跑過去買東西,做事做到一半的婦女派小孩去某處提貨, 自己則在路邊歇腳,農夫扛著工具經過,鎮民到店中用餐小酌,市長在旅館會議室開會, 老師在旅館的休息室教兩位孩童下棋,這些都是由穿著當時服裝的工作人員扮演, 而且照著自己的角色過日子,完全無視旁邊來來往往的現代人。 當然你也可以要求跟路過的工作人員合照,他們會暫時停步面帶微笑擺個姿勢。

街上不時見到馬拉的灑水車經過,灑的也是貨真價實的水,用來降低飛揚的塵土,可想而知, 低窪處馬上一片泥濘。每天固定時段有紅衣士兵在街上行進操演,各種店舖也有排訂的“表演時段”, 最好仔細研究剛進門拿到免費提供的說明書,才能決定如何“趕場”。 遊客可花三塊半坐馬車繞城鎮一圈(約五分鐘), 花幾十元穿古裝照相(要當場預約,可能要兩三小時才輪得到),男女幼童各種尺碼的服裝任選, 連歌舞女郎的露腿裝也有。跟導遊到地下礦坑參觀(幾元,約半小時),地上礦場簡介(我沒找到)…。

口渴的遊客可在雜貨店買泡在冰水中透心涼的 Lemon Bitter 或瓶裝啤酒, 也可到酒吧中點一杯從大木桶水龍頭流出的黑啤酒,或到咖啡店用餐喝飲料。 這裡賣的飲料不會特別貴。

當露天的含金礦脈經過長期風吹雨打,岩石風化崩裂,金屑便與泥沙沖刷而下, 黃金因比重高而沉積在河流底部或水流遲緩處形成砂金,體積從小沙子到比拳頭大都有。 挖取河底沙石後在流水中以淘金盆搖晃沖洗,沉重的金砂會留在盤底,收集起來就是你的財富。 當然你也可以使用鋪著毯子的流槽(sluice box,照片上方的木箱),一次處理多量泥沙。

黃金與石英(Quartz)並存,上下方夾有黑色的含碳(carbon)礦脈,泥岩(mudstone)不含金。 黃金不一定看得到,看得到的有時候只是“愚人金”∼黃鐵礦(Pyrite,FeS2), All is not gold that glitters,所以探礦者的目的不只是尋找黃色發亮的礦脈, 反而重點在尋找可能含金的石英礦脈,找到後先採樣萃取,若金含量足夠才進行開採。 礦石磨成粉,先以流水淘洗去除泥土或較輕的岩屑, 再倒入汞(水銀溫度計中銀色的金屬),形成汞金合金(amalgam),洗去雜質後高溫燒烤, 汞變成蒸氣蒸發,留下來的就是純度高的黃金。這些流掉的水含有汞與其他物質的有毒化合物, 會污染水源,人吸收後會得病,汞蒸氣含也有劇毒,所以礦工的健康飽受威脅, 連住在礦區附近或飲用河水或攝取水中魚蝦的人都受影響。現代雖然改用氰化物(cyanide), 對環境威脅毒害也只減輕一點而已。

地下水會滲進礦坑,所以要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地抽水,然而礦坑內永遠潮濕悶熱。 礦工以五十磅重的鐵鎚敲打另一位扶住的鐵鑽,兩人輪流花兩三天的工夫挖七個深洞,放入炸藥將礦脈爆破, 然後將碎石鏟入臺車,推到豎井吊上地面。十三歲的孩童就可以下礦坑,負責推車(有車輪與鐵軌), 滿載礦石的車子重達五百公斤(半噸,),小孩一人負責推一臺,工作整天(超過八小時)但收入不多。 運上地表的礦砂每公噸只含幾公克的黃金,提煉後廢土傾倒成小丘,叫 Mullock heap。

氣鑽發明後一個人只要兩三小時就能鑽七個炸藥孔,但噪音驚人,超過一百分貝, 而且激起的粉塵沉積在肺部深處,破壞肺部組織引起塵肺症,年紀輕輕(四十多歲)就呼吸衰竭而死亡, 所以鑽孔機又被稱為“widow maker”,寡婦製造機。 後來發現鑽孔同時噴水可以降低粉塵,才大大減輕對健康的危害,但泥水橫流又引起其他困擾。 氣鑽的動力來源類似柴油引擎,起動後雖然會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但也同時流洩出從地表灌入的空氣, 在缺乏通風設備的礦坑,任何空氣都是備受歡迎的。

下礦坑時三人擠進方形的升降機,另兩人站在升降機屋頂,一次同時載運五人。升降機由地表操作, 看不到地底的事,所以底下有管理員以拉鈴通知。一聲表示停止,兩聲下降,三聲上升, 八聲表示有器械在升降機內,十二聲表示發生意外,沒有九、十、十一, 所以只要你數到第九聲……別等了,請快逃命!

礦工上班時帶一壺湯與一塊派餅,將湯壺掛在休息室,下面點根蠟燭,中午才有熱湯可喝。 由於無水洗手洗臉,所以用髒手抓住派餅邊緣啃食,當吃到剩下手捏住的那塊髒派皮,丟掉它就好了。 如果湯的主人沒出現,就表示可能發生意外了。

礦坑中常可見到豎立的木頭,目的不在支撐坑壁,而是預警裝置。若有某處岩石移位或坑道塌陷, 聲音會傳到木頭而被放大,當木柱吱吱作響時你或許還有二十秒逃命時間, 等木柱裂開你大概已被壓成肉餅了。

在疏芬山淘金是免費的,只要在河邊拿起鏟子,將砂石鏟入盤中,就可在流水中淘洗起來, 不懂的話儘管大方地請教旁邊熱心的工作人員。那段淺淺的河道應該是特地設置的, 為的是讓遊客親身體驗淘金的甘苦,與…與惱人的蒼蠅!那裡的蒼蠅可真多, 如果金沙有蒼蠅翅膀那麼多,大家早發財了。當沙礫與泥巴洗去,一抹金黃在生蛌瑤L底閃爍時, 我驟然了解,為甚麼門口會賣“兩日遊”的門票了。


參考網站


2005/02/05 LYS

回前頁    回首頁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