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艾辛河渡口之役


這個網頁含有特殊字元,如果你的瀏覽器不支援,則會在英文字中出現 ? ,或者在特殊字元後面多出一個半形空格。

第三紀羅汗(洛汗、Rohan)與薩魯曼之間的戰爭最為人知的就是聖盔堡(海爾姆深堡、Helm's Deep)(註一)之役,雖然電影把書本的情節做了不少修改,但軍容之壯觀,攻勢之猛,激戰之慘烈,光看書很難想像。我對電影修改的部份頗有微詞,但有一點不得不佩服導演 Peter Jackinson 的,就是他把羅汗人民那種絕望恐懼的表情拍得十分傳神。看到他們發武器…老舊袪w缺口的刀劍…給老人與小孩,看見幾乎舉不起劍的十來歲孩童,抱著捍衛家園與家人的決心,那種堅毅、害怕還攙雜著絕望的表情,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書本反而沒給我那麼深刻的感觸。

或許是因為中土更大的威脅在東邊,羅汗打完這場還要拉大軍到岡多爾馳援,所以書本中這場“暖身戰役”不必寫得那麼恐怖…實際上也沒有那麼絕望,而電影是一集一集演,每集一定要有高潮才能吸引票房,所以將聖盔堡之役拍得那麼壯烈。

事實上,在羅汗退守聖盔堡之前,雙方已在艾辛河(伊申河、River of Isen)渡口激戰兩回合,國王希優頓(Théoden、塞爾頓)之獨子希優德(Théodred)死於第一次的戰爭(First Battle of the Fords of Isen),那時候是 III-3019/Feb/25,魔戒團剛通過亞苟那斯(Argonath),紮營於帕斯加蘭草原(Parth Galen),而第二場戰爭就發生在七天後,希優頓王恢復神智那天。(參閱魔戒附錄)

如果薩魯曼殺掉希優德之後不再等待,立刻傾巢而出發動第二場戰爭,或者 Grimbold 無法抵抗那麼久,拖延薩軍的攻勢,那麼衝過渡口的敵軍將在大道上攔殺前來支援的 Elfhelm 部隊,號角堡兵力不足將迅速淪陷,而伊多拉斯還未出兵就被包圍,或者匆促出兵卻在無險可守的平原遭逢敵軍,歷史都將改寫。羅汗一但淪陷,不論薩魯曼準備與薩烏隆合作還是分庭抗禮,還是兩位梟雄最後決戰中土,岡多爾都不可能再存在,努曼諾爾人從此走下歷史舞台。

伊歐墨(Éomer、伊奧墨爾)是希優頓王的侄子,與希優德友誼甚篤,從小一起長大,兩人都擔任馬克的統帥(Mark,Riddermark,馬克一詞專門指羅汗的軍事轄區)。羅汗將兵力佈署分為三區,第一區居中,管理從首都伊多拉斯(Edoras)及左近地區,包括哈洛谷地(哈羅谷地、Harrowdale),所召集的騎兵,通常也以伊多拉斯為集合點,統帥是希優頓王,但平時事務都交給其他將領代理,3012-19 年的負責人是 Elfhelm(艾海姆、埃爾夫海爾姆),當希優頓王變得老邁昏庸時,他透過蚯蚓舌(巧言、葛力瑪、Grima Wormtongue)間接向自己家族的衛隊隊長哈瑪(Captain of his Household)或各區統帥發令。第二、三區則視需求才徵召。III-3019 年由於薩魯曼的威脅日益加重,西馬克地區(West-mark)以聖盔堡為基地,召集了一支軍隊,由王子希優德擔任第二統帥(Second Marshal of the Mark or Riddermark),第三統帥伊歐墨則負責東馬克地區,基地擺在自己的家鄉,Aldburg in the Folde,這些召集的軍隊都聽從中央(國王)指揮。魔戒中希優頓王帶領六千騎士出征,是自年少伊歐(Eorl the Young)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不過全馬克約可召集一萬至一萬二的兵力,所以羅汗還留有足以保護自己土地的軍力。

每位統帥除了戰時才聚集的軍隊之外,平日手中也掌控一小隊由自己家族(household)成員組成的兵力,裡面的人員來自他的領地,都是受過戰鬥訓練全副武裝的騎士。這支包括隊長至少 120 人的 éored 在急迫時可任由統帥指揮調度,不必先請示上級批准。國王也有自己的 household & éored,魔戒雙塔記中由伊歐墨帶領追殺奧克(Orc、半獸人)的就是他自己家族的騎兵隊。雖然平常不必請示,但由於艾辛河戰況吃緊,國王已調集東馬克的軍隊並下令不准任何人擅離首都,伊歐墨統帥違反命令抽調戍守的兵力,讓首都身陷防衛空虛的危機,又擅自放走阿拉岡等三人,還將馬借給他們,加上他在金殿中威脅殺掉蚯蚓舌,才導致解除職務被國王關起來。

要瞭解兩次的艾辛河渡口戰爭,就必須先弄清楚艾辛河、艾辛格、歐散克塔、登蘭德人、薩魯曼、羅汗隘口(Rohan Gap)與西谷(Westfold)之間的關係。

羅汗隘口(Rohan Gap、洛汗)位在迷霧山脈(Misty Mountains)與白色山脈(the White Mountaons、Ered Nimras)中間,地勢平坦。艾辛河發源於艾辛格(Isengard、Angrenost)東北方的迷霧山脈,激流沖刷而下,直到羅汗隘口流速才減緩,河道一分為二,中央夾著一座不小的島,河床變得寬淺,可容重裝軍隊或士兵騎乘通過,這邊裡就是艾辛河渡口(Fords of Isen、Athrad Angren),歷來西方部族入侵之道。隘口以南河水轉西後又繼續奔騰而下,穿過 Enedwaith 南端土地出海,這段河道深邃流急,軍隊無法渡過,艾辛河與灰泛河口還住著幾群以漁獵為生的“野人”Drúedain,據說與居住在白色山脈山腳 Drúadan Forest,帶領羅汗援軍通過 Stonewain Valley 的野人屬同一種族。

艾辛河西北方貧瘠的 Enedwaith 被視為蠻荒之地(Wild Lands),一向是登蘭德人(Dunlendings、都暗蘭人)的家園,以放牧為生,由於人數稀少,雖然明知他們對努曼諾爾人與洛汗民族不友善,只要大道與沿途的渡口保持通暢,努曼諾爾人對這地區的居民不加注意,當南北兩王國衰微,大道失修,更無人將目光轉向此處。登蘭德人多次趁岡多爾或羅汗國力衰弱時入侵,在艾辛格外圍與范岡森林南緣建立屯墾區,III-2710 還曾一度佔領艾辛格,羅汗無力驅逐他們,直到 III-2759 岡多爾將歐散克塔借給薩魯曼居住,幫忙抵禦來自西方的敵人,入侵才停止,羅汗也得到喘息,不必派重兵駐守西疆。

西谷指的是 Thrihyrne(號角堡上方的尖峰)到伊多拉斯之間的土地(參考 UF Index),至於白色山脈與霧山山脈以西,夾於 Isen & Adorn 之間的土地雖然也劃歸羅汗,但居民多半是混血兒,混有登蘭德人血統,皮膚髮色偏黑,對羅汗並不忠貞,尤其到了 III-2754 他們的王 Freca 被羅汗王 Helm 殺死後,更是不服領導,民心轉向薩魯曼。

艾辛格位於迷霧山脈南端,由山脊環繞的山谷中(Ring of Isen、circle of Isengard),陡峭圓環狀的石坡構成它的“外牆”,歐散克塔(奧桑塔、Tower of Orthanc)位在這直徑一英里的環帶中央,只能經由南端唯一的大門進出。艾辛河沿著東牆外圍流向南方。有條寬闊平坦可供軍隊快速行進的道路穿越大門,沿艾辛河西岸通往渡口,而河東雖然不是山地,但地勢並不平坦,也沒有既成道路可用。大門南方兩英里處已是霧山最尾端,有道壕溝與圍牆連接兩側山壁,形成艾辛格的“圍籬”outer fences,圍籬之外是駐兵的墾地,也是羅汗與艾辛格的分界。薩魯曼在環帶大門外(約一英里遠)偷偷搭蓋了一座跨河橋樑,如此艾辛格出發的軍隊可以沿著河西的既成道路行動,也能過橋後順著無道路的河岸南下。歐散克塔一語雙關,它的精靈語是“Mount Fang(尖牙山)”之意,因塔頂有四個高聳的尖峰而得名,可是羅汗語的意思是“Cunning Mind(狡猾心思)”,後來羅汗人認為薩魯曼在玩弄黑魔法,就把艾辛格改稱“Wizard's Vale”(術士谷、Nan Curunír)。

艾辛河渡口是軍事重地,羅汗可以在河西設防阻擋渡河的敵軍,也可以將陣線撤到河東駐守,後援則號角堡(Hornburg of Helm's Deep、Aglarond)與艾辛格。第三紀早期岡多爾 Gondor 在艾辛格仍維持一小支固定的軍隊,並且擁有歐散克塔的鑰匙,2759 年薩魯曼進駐之後防守的責任就交給巫師,而羅汗繼續維持對渡口的監視與防禦。所以西方的敵人無法避開艾辛格而從河上游穿越,也無法通過受監視的渡口。2953 年最後一次 White Council 之後薩魯曼開始叛變,不但自稱為 Lord of Isengard,加強艾辛格的防禦,並秘密培育自己的軍隊,騷擾羅汗邊境(當時的羅汗國王是希優頓的父親 Thengel)。

3019 年希優德王子確認薩魯曼的敵意後,主動抽調伊多拉斯的兵力(統帥 Elfhelm)趕往西谷支援,自己則與手下的大將 Grimbokd(葛林伯、格里姆博德)先將第二區的軍隊開往渡口。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守住渡口就等於守住入侵的孔道,他打算在此一邊佈署阻擋薩魯曼的攻勢,一邊等援軍到來,沒想到戰爭那麼快就來臨了。抵達渡口時斥候通知他有一小隊薩魯曼的軍團正從灰泛河西岸南下,希優德王子決定率領主力渡河北上,希望趁亂給予敵人痛擊。沒想到敵軍早就嚴陣以待,羅汗落入壕溝與矛槍組成的陷阱,同時從西邊側翼殺來一支沒預料到的敵軍。希優德王子向右手邊看去,赫然發現艾辛河東岸還有另一隊無法估計數量的軍隊疾行南下,準備搶佔渡口。由於羅汗不知道薩魯曼在灰泛河上游搭蓋橋樑,所以沒想到河東也會出現敵軍。王子當機立斷,下令撤退,羅汗士兵以訓練有素的陣容後撤,只損失少許人力。

抵達渡口時敵人還未追來,希優德王子令 Grimbold 防守西渡口,自己帶兵守在河中島上,準備在必要時掩護 Grimbold 撤退。天色將暗,登蘭德騎士、奧克與座狼、還有大群的強獸人(Uruk、烏路克)以料想不到的速度忽然從東岸衝下來,把原本留在東側的少數守軍打散。東岸是崎嶇不平無路可走的荒野,照講敵人不該這麼快到來,可是這批軍人受過專門訓練,能以超乎常理的速度行進,所以羅汗對他們的攻勢毫無準備。他們渡河繼續進攻,目標直指島上的希優德王子,防守西渡口的 Grimbold 被艾辛格追下來的敵軍牽制,來不及護駕,他才剛殺出血路趕到王子旁邊,希優德王子就在島上被砍倒,這天是 III-3019/Feb/25,而這場 First Battle of the Fords of Isen 還未打完。

從伊多拉斯來的軍隊原本應該在號角堡集合,統帥 Elfhelm 才走到大道通往號角堡的叉路口,就聽到狼騎士出現在草原的消息,第六感告訴他事情不太對勁,不顧進堡休息的計劃,全速趕赴渡口。當他抵達時太陽早已下山,暮色混淆雙方的視線,東岸許多敵軍被隆隆的馬蹄聲與飄揚的旌旗嚇跑,東側戰線順利解圍。Elfhelm 一路殺上小島,與 Grimbold 合力清除欲毀損希優德王子屍身的敵人,可惜已無法拯救他的性命,不過還來得及聽王子說出遺言:
「讓我躺在這裡,保護這渡口,直到伊歐墨到來。」
“Let me lie here - to keep the Fords till Éomer comes!”
號角聲響,所有的敵人隱退到黑暗中,羅汗奪回了這處要塞,可是犧牲太慘重了。

國王昏瞶,王子戰死,伊歐墨遠在京城,西馬克守軍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況。鄂肯布蘭德(埃肯布蘭德、Erkenbrand)接掌軍權,派信差通報國王,除了轉告希優德的遺言,也加上自己的意見,希望伊歐墨能迅速帶領抽調得出的兵力前來,把陣線拉在渡口,不要坐等伊多拉斯被圍攻。但蚯蚓舌採拖延計倆,還陷害伊歐墨讓他入獄,所以國王直到七天後,III-3019/Mar/02(二月有 30 天)甘道夫出現解除迷咒之後才發兵,可惜當天晚上當援軍走到半路還在草原露營時,第二場渡口攻防戰(Second Battle of the Fords of Isen)就開打了。

鄂肯布蘭德難以估計薩魯曼真正的實力及攻擊計劃,但他正確的判斷假如號角堡有充裕的兵力與補養,薩魯曼不敢跳過它直搗伊多拉斯,因為這樣薩軍會被兩面夾攻,所以他花了三天的時間鞏固堡壘的安全,召集人力搜集糧草(電影演的糧草不足與書本正好相反,依據老托的版本,如果城牆與門頂得住,可以在堡中固守很久),而將堡外的軍隊交由 Grimbold 負責。這麼一來,渡口就有兩支軍隊存在,分別由 Grimbold(第二區)與 Elfhelm(第一區)帶領,兩位統領的地位相等。所幸 Grimbold 與 Elfhelm 兩人是好友,彼此不會傾軋鬥狠,合作不成問題,只是對該採行那種戰略有不同的意見。

從伊多拉斯來的 Elfhelm 認為薩魯曼既然可以從河的兩岸出兵,渡口就失去阻擋敵方渡河的功能,再固守已無意義。他判斷 Helm's Deep 的號角堡是薩魯曼必取之地,主力很可能會從東岸南下,提議把大部份的步兵擺在艾辛河東岸,渡口以北幾里遠一處東西走向的高地,當他們與主力交鋒後,埋伏在近處的騎兵再蜂擁而上,把敵軍逼入艾辛河。Grimbold 卻不同意這做法。一來他與鄂肯布蘭德都是在西谷長大,對“守住渡口”這傳統比較執著,再加上倘若薩魯曼發現渡口無人看守,必會改變策略,派部份軍隊急行軍走西岸,過河後北上夾擊,那麼他倆所佈署的兵力將陷於腹背受敵之苦境。 溝通之後羅汗決定兵分三路,Grimbold 命令自己旗下大部份的的步兵在西岸構築工事,自己與剩餘的步兵和原本屬於希優德的騎兵留在東渡口,河中小島插滿矛槍,上頭掛著薩軍戰死的斧頭手的頭顱,島中央希優德王子的墳丘上則豎立他的旗幟。Elfhelm 按他自己的構想在渡口北方高地擺陣,準備打散驅逐任何從東岸下來的敵軍。

Mar/02 上午戰爭先在西岸開打,羅汗以寡敵眾支撐許久,卻被一隊重裝的強獸人殺出通路,開始渡河。Grimbold 信賴 Elfhelm 能抵擋東岸來犯的敵軍,就將東渡頭所有兵力投入戰場,逐退設法渡河的敵軍,才剛成功,隨即受到新加入更強大的軍隊進攻,Grimbold 只得命令所有的兵士撤退,放棄西渡頭。此時已近黃昏,薩軍未再繼續挺進。Elfhelm 聽到渡口的戰況,將所有部隊南撤,分成小群駐紮在 Grimbold 主營地的東方與北方,負責抵擋從那邊下來的攻勢。在暮色中眾將士顫慄等待援軍,希望先前派出的信差能及時到達伊多拉斯或號角堡。

午夜未到,紅色火光在北方與河對岸零星亮起,霎那間西岸一片火光,數百隻火炬照亮薩魯曼的大軍。這是魔戒雙塔記 Flotsam and Jetsam(殘骸和廢墟、殘垣斷壁)那篇,梅里與皮聘描述的軍隊,兩位哈比人在樹鬍子(樹胡、Treebeard)肩膀上看到黑色長龍花了一小時才通過艾辛格的大門,這也是薩魯曼處心積慮培養準備掃平羅汗的軍隊,艾辛格已經傾巢而出了。

如果以箭海射向對方,或許能在敵軍過河之際造成重大傷亡,可惜羅汗以騎兵及步兵見長,守軍中只有一小批弓箭手,不足以應付。Grimbold 從渡頭撤退,在營地組織盾牌牆(Shieldwall),雖然承受奧克與登蘭德人的攻勢,陣營中也被丟擲許多火把,但仍然挺住了,畢竟羅汗軍人是專業的戰士,甲冑也比對方好(承蒙岡多爾之協助)。Grimbold 想到 Elfhelm 之前的分析∼號角堡才是決勝負的重點,瞭解即使他在渡口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對大局仍然幫助不大,將兵力撤進號角堡協助鄂肯布蘭德防守才能發揮最大效益。他決定不等 Elfhelm 救援,設法脫困撤退。

夜已深,初月從移動的雲中照耀,風向轉變,一場暴風雨從東方靠近,旋即又將月光遮蔽。Grimbold 察覺敵軍雖然仍舊包圍住他們,可是大部份的火把都熄滅了。他命令騎兵上馬(只剩幾十人),由 Dúnhere 帶隊從東方突圍,隨即轉回頭向南北兩方攻擊,敵軍誤以為是增援部隊到來而慌亂,趁混淆之際 Grimbold 與剩餘兵團快步逃離。敵軍首領發現羅汗逃脫,但因夜色極深,自己又已奪得渡口,就未派兵追殺。大部份的士兵都逃脫了,不過黑夜中眾人走散,誰也不清楚有多少人逃出生天。早在數小時前大隊敵軍就已經繞過他兩的營地前往號角堡,所以出乎意料的 Grimbold 在東邊平原上沒遇見敵人。

薩魯曼從東岸送下另一半的軍隊,由狼騎士帶頭,不點火把安靜行軍,當渡口開戰時他們已經抵達,驟然插入 Elfhelm 與 Grimbold 之間展開攻擊。連警告都來不及發出,Elfhelm 各營地就被包圍了。薩軍勢如破竹壓下來,把他們逼得向東移動,Elfhelm 知道這只是先頭部隊,超出自己的應付能力,即使他有心想去救援 Grimbold 也辦不到,被迫將部隊聚集起來以密集馬隊陣容(close body of horsemen)撤離。這是第二場艾辛河渡口攻防戰(Second Battle of the Fords of Isen)。

III-3019/Mar/03,當希優頓王走到叉路口時遇見信差 Ceorl,得知戰況不利,調轉馬頭改朝號角堡行進,而甘道夫半途脫隊離開。在 Helm's Deep 入口前遇到繞過 Grimbold 的敵方部隊前鋒,幸運的是主力尚未抵達,所以眾人還能及時進堡,不過被敵軍咬著尾巴追趕的窘境讓阿拉岡很不爽,所以隔天清晨國王邀他騎馬衝出號角堡時他答應得很爽快(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國王進堡時鄂肯布蘭德、Elfhelm 與 Grimbold 都沒出現,堡中的守軍也不清楚戰況。Mar/03 晚上展開號角堡之役(Battle of the Horn-burg),電影中打了幾晚我不知道,但書本寫的只有一個晚上,也沒有甘道夫“五天後清晨相見”之約。不過為拍攝這場戰役,演員忙了三個月,每天熬夜拍戲,又濕又冷,戲服重達十幾二十公斤,苦不堪言,所以特技演員(多半演奧克與強獸人)做了件紀念T恤,胸前印著“I SURVIVED HELM'S DEEP”,反面是 URUK-HAI BATTALLION(強獸人戰鬥軍團),卻故意將 M 右邊的 ' 記號延長成斜線,把 Helm 改成 Hell(地獄)。參考這張圖

鄂肯布蘭德比國王先接到求救訊息,率部份屬下衝到渡口支援,原本應該帶著兩隊人馬撤回號角堡,可是回程路上又遭逢敵軍,沒被殺的士兵四散逃竄,少數逃回堡壘的存活者也弄不清楚戰況,所以當國王與阿拉岡等人進入號角堡時,以為鄂肯布蘭德和另兩隊軍隊都滅亡了,羅汗僅剩下留在堡中的守軍與跟隨自己的軍隊而已,這就是為甚麼隔天清晨衝出號角堡時見到甘道夫帶兵支援,大家會那麼驚訝的緣故。

甘道夫騎著神影疾趕往艾辛河方向,四處聚集散兵,可能還抽空跑到艾辛格與樹鬍子見了一面。他命令 Elfhelm 帶小部份兵力回防伊多拉斯,留少許士兵在渡口埋葬屍體,自己與鄂肯布蘭德和 Grimbold 帶領大部份的兵力前往號角堡支援,隔天(Mar/04)清晨及時趕到,與衝出堡壘的國王、阿拉岡等騎士合力擊潰薩軍,結束號角堡之役。

國王西谷Ent(恩特、樹人)
3/02中午出發,夜宿草原
Legolas 看到陰影
逼近艾辛格
上午開戰,半夜撤退
鄂肯布蘭德出堡救援
下午 Entmoot 結束,
樹人晚上到艾辛格,
哈比人看到大軍傾巢而出
3/03晚上抵達 DeepHelm's Deep 夜戰白天築壩,半夜水淹艾辛格
甘道夫與樹鬍子見面請恩特幫忙
3/04從號角堡衝出,奧克潰逃
中午從號角堡前往艾辛格,夜宿河邊
奧克進樹林消失,半夜胡翁氏掩埋奧克屍體晚上讓河水回到原河道
3/05見到薩魯曼及哈比人早上胡翁氏與奧克屍體都消失,只剩大土堆


  • 註一∼聖盔堡:
    Helm's Deep 舊版翻成海爾姆深堡,新版翻成聖盔堡。helm 的英文意思是頭盔,但對羅汗而言,Helm 指的是國王 Helm Hammerhand,III-2758 年冬天帶領人民在這座堡壘躲避登蘭德人的攻擊,請參考厄運冬天。對於 Deep 而言,是有“深”的含意,但在此處是專有名詞,而從 Helm's Deep 流出的溪流叫 Deeping-stream,Helm's Deep 所在的山谷稱作 Deeping-coomb(少掉 - 的 Deeping Coomb 是錯誤的寫法)。

  • 註二∼參考資料:
    Unfinished Tales, Part Three,THE BATTLES OF THE FORDS OF ISEN。

    2004/02/21 LYS


  • 回前頁    回首頁    版權聲明